首页 > 滚动 > 正文

董秘辞职“回家孝敬父母” 永辉超市遭社区团购冲击

2021-07-08 11:55:50来源:华夏时报

在今年4月底举行的业绩说明会上,50岁的永辉超市董事长张轩松对于不理想的业绩公开致歉,并希望市场给永辉一点时间,但资本市场的投资者似...

在今年4月底举行的业绩说明会上,50岁的永辉超市董事长张轩松对于不理想的业绩公开致歉,并希望“市场给永辉一点时间”,但资本市场的投资者似乎没有那么多耐心:在此之后的两个多月时间里,永辉股价再次下探超20%。截止7月7日,永辉超市收于4.82元,总市值458.68亿,与去年破千亿市值的高光时刻相比令人唏嘘。

就在7月6日,永辉62岁的董秘宣布辞职“回家孝敬父母”,面对股价疲软、新业态冲击,有市场声音直指“永辉老了”——然而,要看到的是,当线下线上被时代大浪驱赶到同一条赛道,巨头转身有痛,后浪亦同样带伤,用一句“老了”来形容艰难转身的巨头恐怕还是有失偏颇。只不过,对于当下的永辉来说,如果想要继续留在零售赛道上,究竟要如何应对社区团购等新兴业态的竞争?

业绩不达预期终止第三期股权激励

7月6日,永辉超市宣布终止实施2017年和2018年限制性股票第三期激励计划。这项股权激励涉及范围颇大。

按照永辉超市公告,拟对2017年限制性股票激励计划306名激励对象、2018年限制性股票激励计划20名激励对象已获授但尚未解除限售的限制性股票合计4803.42万股进行回购注销,占公司目前总股本的0.5%。

对于此次公司拟终止本次股权激励计划的原因,永辉超市表示,由于2020年业绩增长主要是由非经营性损益增长所致,没有实现股东对于公司业绩的预期。

公开数据显示,去年全年,永辉超市实现营收约931.99亿元,同比增长9.8%;实现归属净利润约17.94亿元,同比增长14.76%;实现扣非净利润5.8亿元,同比下降45.35%。

与终止第三期股权激励同时引发市场关注的是,永辉超市在职多年的董秘张经仪离职。对于张经仪离职,永辉超市表示,张经仪先生因达到法定退休年龄,申请辞去董事会秘书职务,辞职申请自送达董事会之日起生效。

在网上流传出的朋友圈截图中,张经仪称:“在永辉工作了整整12年,一天不多一天不少。我追随永辉人,用十年时间实现了共同梦想,登上了千店千亿的山巅。我们也许透过浮云看见了远方更高的山峰,因为我们正在下山,恢复体能、更新装备、重整后勤。但我不能和永辉人继续攀登远处那座山峰了,我需要回家孝敬父母、陪伴家人!”

上市12年后,千亿巨头“下山重整”令人唏嘘。2010年,永辉超市上市,被誉为“生鲜第一股”,在2018年1月份高位之时,永辉超市的总市值曾高达1179亿元。

去年一季度疫情突发阶段,包括永辉在内的生鲜巨头作为民生基础设置发挥重要作用,也成为当时较少受到疫情冲击的业态。去年一季度,永辉实现营收292.57亿元,同比增长31.57%;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15.68亿元,同比增长39.47%。正是在去年一季度,永辉超市的股价保持坚挺,在去年4月一度冲高至11元上下,市值超千亿。

不过,随着疫情稳定加上社区团购等新兴业态抢占市场,从去年4月以来,永辉超市股价开始进入下滑通道,从年内最高价11.07元/股一度跌至今年6月底的4.68元上下,市值腰斩。截至7月7日,永辉超市市值约为458亿元。

面对股价低迷,今年以来,永辉管理层也试图通过回购股份稳定市场,但暂时尚未有明显成效。7月1日,永辉超市公告显示,公司董事长张轩松及其一致行动人于本年度第二次增持计划公告至今已累计增持公司股份1331.79万股,成本6328.99万元,占到公司总股本的0.14%。本年度截止目前,张轩松及其一致行动人已累计增持1.63亿股公司股票。

对于当前股价低迷,是否还会采取相关措施稳定股价等问题,记者联系永辉相关部门,并将采访问题发至官方邮箱,但截止记者发稿并未获得回复。

社区团购冲击持续

在冲击千亿营收的关头上,永辉的2020年“先甜后苦”。分季度来看,2020年第一、二季度永辉归母净利润分别为15.68亿元、2.86亿元,但第三季度,这一数据变为1.75亿元,第四季度更是亏损2.34亿元。

进入2021年,永辉业绩下滑态势并未缓解,今年一季度,永辉超市实现营收263.34亿元,同比下降9.99%;归母净利润2332万元,同比大跌98.5%。按照永辉官方的预期,今年上半年归母净利润还可能出现亏损。

业绩下滑,去年风起的社区团购成为永辉的强力竞争者。永辉超市此前公告称,结合2020 年下半年及2021年一季度公司实际业绩表现,以及市场上社区团购业务烧钱对公司业务的短期影响,公司预计2021年上半年营收增速与上年同期相比可能出现一定幅度的下滑。

在4月底举行的财报会议上,永辉超市董事长张轩松致歉并表示,公司的管理没做好,导致2020年下半年和2021年一季度业绩不理想。张轩松同时表示,面对激烈的竞争,永辉超市未来将继续聚焦零售主业,做好线上线下融合,并希望市场给永辉一点时间。

“去年上半年传统商超确实享受到了疫情红利,但从下半年开始受到电商及社区团购的冲击,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去年下半年,整体社零也不景气,各种因素综合导致了包括永辉在内的实体零售业绩疲软。”一位不愿具名的零售行业专家对本报记者表示。

“永辉的问题是,它的卖场生鲜比例过高。大卖场受电商的冲击,始于3C产品,现在轮到了最后一块自留地,生鲜。生鲜电商凭借其强大资本力量,用价格补贴,甚至是低价倾销的方法,把永辉这类线下生鲜零售商逼上了绝路。由于永辉线下店负担很重,不可能像盒马、叮咚买菜那样大量补贴消费者(反映在商品价格和配送费上)。”零售、品牌营销、跨境电商专家丁利国对本报记者分析称。

丁利国同时指出,永辉的强项是生鲜供应链和专业的管理团队,相关部门已经开始对资本无序扩张、低价倾销、利用大数据杀熟等电商不当竞争出台了相应法规,如果能严格执行的话,对永辉应该是个利好。

家大业大,在核心盈利指标上,永辉也在持续下滑。数据显示,2016年-2020年,永辉的销售净利率分别是2.47%、2.88%、1.41%、1.71%、1.77%,今年一季度,更是低至-0.50%。不过,与其他商超零售巨头相比,永辉这一数据还算乐观,以中百集团为例,其近两年来的销售净利率尚不及1%。

不过,对于包括永辉销售净利率较低,上述零售专家指出,实体零售利润率一直普遍比较低,但实体零售有个重要特征就是,虽然销售利润率不高,但资金利润率并不低,因为很多时候可以占用供应商资金,用很少的自有资金来赚钱,对比而言,工业企业看起来好像利润率很高,但要赚相同的钱需要动用更多自有资金,所以不能仅看销售利润率。

对于这一销售净利率水平,丁立国也指出,食品零售业平均净利率一直就在1%-2%,这是正常的,关键要看其现金流水平。

“到家业务远水不解近渴”

随着互联网新业态冲击传统零售,永辉近年来也在加快“上线”步伐。

去年年报数据显示,永辉线上销售额达104.5亿元,同比增长198%,占比10%。其中,“永辉生活”自营到家业务已覆盖1000家门店,实现销售额59.1亿元,同比增长147%,日均单量23万单。

对于永辉线上业务占比超10%,上述零售专家分析认为,永辉这一数据在零售行业内还是不错的。但他也同时指出,永辉到家业务远水不解近渴,目前阶段不可能盈利。

一位业内专家分析认为,中国的商超零售企业,包括家乐福、沃尔玛、大润发、卜蜂莲花等在内以大卖场业态为主的的企业,当初走的是低成本竞争战略,但它们的低成本在电商面前毫无还击之力,在比拼低成本的时候,实体店很难玩的过电商。

“线上业务的马太效应非常强,对于实体店来说,东西比别的店贵20%可能销售没多大的影响,但是在电商上面哪怕只比别人贵了一毛钱,很有可能会发现东西卖不出去了,因为在线上,消费者转换成本太低了。不像实体店,消费者从一家门店转到另外一家门店,时间成本非常高,但电商从天猫到京东只需要几秒钟,所以也就造成消费者对于价格,特别是对于标品价格极度敏感。”上述人士指出。

所以,在上述业内专家看来,当下实体零售转型要从现在的低成本竞争战略转到差异化竞争战略上。“中国的消费还是在不断升级过程,中国商超企业给用户提供的还是饮食解决方案,多元需求电商通过低成本竞争是难以满足的,所以其实给了实体零售巨大的机会。”他分析指出,实体零售想要把握这个机会,必须做差异化竞争、不能卖标品,一旦实体零售经营方式是卖标品,就肯定做不过电商。

他以永辉试水的仓储店举例认为,这一业态还是有一定的价值。他认为,社区团购其实就是批发加零售,永辉通过仓储店模式,可以把原来不属于它的批发业务加进来,通过更低的成本运营,至少眼下难关还是可以过去。

对于实体商超转型方向,丁立国也对本报记者表示:“关键还是要看其供应链是否具有辨识度,有差异性。永辉最近在转型做COSTCO那样的仓储店代表着它开始专注供应链,深耕供应链,让自己的采购经理向产品经理转变。零售业的根本还是要能满足消费者不断变化的需求,电商野蛮竞争的时代正在过去。”

责任编辑:hnmd004